学术科研

当公司挥舞着彩虹旗时,他们是否是真心的?

当公司挥舞着彩虹旗时,他们是否是真心的? 企业如何防止其多元化战略以公关灾难而告终 2022年6月9日 六月又来了! 这意味着,企业正在给他们的社交媒体标识以及产品都涂上一抹彩虹色,以促进社会宽容。但是,正如Jan Walsken(来自德国奥托贝森商学院物流与服务管理教席)所知道的那样,仅靠这种行动企业还不足以赢得信誉。他在试点研究 “Wirklich besser als nichts? Das Risiko von Virtue Signaling in der Unternehmenskommunikation über Diversitätsmanagement” [真的聊胜于无吗?在关于多样性管理的企业沟通中存在美德信号风险]...

WHU 的供应链管理系位居欧洲第一

WHU 的供应链管理系位居欧洲第一 该排名凸显了 WHU 在供应链管理研究中的领先地位 2022年4月21日 WHU供应链管理学系成员代表(从左至右):Jiachun Lu助理教授、Lutz Kaufmann 教授、Carl Marcus Wallenburg 教授、Stefan Spinler 教授、Arnd Huchzermeier 教授、Arne Strauss 教授、Marjolein Buisman 助理教授、Felix Reimann...

为什么启动数十亿欧元的科技基金不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启动数十亿欧元的科技基金不是个好主意? 公共资金不适合玩风险投资游戏 2022年2月25日 — 专家观点 — 2022年2月7日,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宣布建立一个公共资助的数十亿欧元的基金,德国联邦财政部已经向该基金认捐了十亿欧元。据勒梅尔说,这个基金的核心目标是 "到2030年拥有价值分别超过1000亿欧元的十家科技公司"。在我看来,由于多种原因,这个新基金是一个坏主意。 市场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资金 让我们回到基本面,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公共机构何时应该干预市场?学者们通常提供的答案是,当出现市场失灵时,即当自由市场中商品和服务的低效分配造成需求和供应之间不平衡时,政府应该进行干预。那么,这在实践中是如何体现的呢?以科技融资领域为例,很难看到当前的市场失灵是什么。科技市场充斥着来自私人投资者的资金。在这样一个充满私人融资机会的环境中,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是否应该向这个系统注入额外的来自纳税人的资金。 公共投资者被相对安全的投资所吸引 风险投资是一个高风险的游戏。你需要仔细选择多种多样的投资,并接受其中大部分会失败的事实。最后,只有有限的几项投资能产生正的投资回报。这意味着失败是风险投资游戏中固有的一部分。然而,政府和他们的纳税公民往往不喜欢失败。如果最初的一批公司在基金的支持下仍然失败,我们可以预料到公共决策者会临阵退缩并选择更安全的方案,这只会降低最终中大奖(即投资成功)的可能性。 公共资金是一种政治工具,不一定有利于最佳候选公司 当科技基金由政治家创建时,它们很可能被(滥)用于政治利益。将在4月面临法国大选的勒梅尔有幸宣布了这一计划,这并非巧合。此外,在决定谁将真正得到这笔钱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许多政治考虑。例如,德国财政部可能会努力为德国公司争取公平的资金份额,即使设立在其他国家的公司看起来更有前途。按照这种方法,资金不太可能被分配给最好的候选公司,这使我们离大奖更远了。 由于这些原因,我认为这个新基金很可能无法实现其产生十家估值达1000亿欧元的公司的雄心。相反,该基金很可能会成为政治内斗的战场,这只会导致平庸的结果。我建议欧盟委员会不要进入风险投资游戏,而是专注于其作为公共机构的实际任务。首先,它应该确保欧洲作为一个真正的、数字一体化的市场运作,使欧洲的科技公司可以很容易地扩张。第二,它应该为这些科技公司提供一个刺激(而不是阻止)冒险的监管框架。尽管这可能没有加入风险投资游戏那么性感和华丽,但专注于上述领域可以帮助欧洲科技公司以更合适的方式实现其雄心勃勃的增长目标。 给经理人的建议 欧盟公共机构应当专注于解决市场失灵问题,而非单纯给企业资助。 政治决策者应当致力于构建一个真正数字一体化的,有利于科技公司扩张的市场;确保为年轻企业提供一个激励它们承担风险的监管框架。 作者 Dries Faems 博士/教授 Dries Faems 是德国奥托贝森商学院(简称WHU)创业创新与科技转型的讲席教授。他是创新合作领域的专家。在教学与科研中,他专注于包括研发联盟、数字转型的协作以及创新生态系统在内的各种现象。Faems教授也是“WHU创新生态系统中心”的协调人,该中心旨在链接学术界和产业界,进一步探索创新合作的问题。 了解更多 ->

德国国内物价水平的显著增长

德国国内物价水平的显著增长 为什么公司需要特别注意通货膨胀水平的变动 2021年11月11日 德国目前的通货膨胀率高于其长期水平。原因主要在于商品的供给侧。由于供应商和分销商的中断,能源和食品价格不断创下新高,部分原因是受到疫情影响。与 2020 年相比,价格的上涨现在变得显著。自身造成的因素,比如 2021 年初的二氧化碳税额的提高,也不容忽视。2020年能源价格异常低,这也导致今年价格的大幅上涨。供给侧引发的通胀通常只在短期内影响价格。然而,有人担心通胀率将自行其是并导致通胀的永久性上升。欧洲央行将对此果断回应,问题是公司应该牢记哪些因素才能正确及时地做出反应。 – 专家观点 –   2021 年 9 月德国的通货膨胀率为 4.1%。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发展,因为类似的高通货膨胀率之前仅在 1993 年出现过。在加油、购物或支付电费时,人们从自己钱包里花出的钱中清楚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为什么现在价格上涨如此之快?   是什么推动了消费者物价上涨 当前高通胀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2020年的低价存在所谓的基数效应,特别是2020年下半年增值税税率暂时下调和2020年矿物油产品价格下降(通过它们在先前水平上的标准化)再次对整体通胀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此外还有与危机相关的影响,例如由于国际贸易中的供应链持续中断,上游生产阶段的价格大幅上涨,到目前为止这些影响仅部分或在较小程度上反映在消费者价格指数中。 正如基数效应表明的那样,首先是当前能源价格的上涨推动了通货膨胀。例如,取暖用油(+76.5%)和燃料(+28.4%)的价格比 2020 年大幅上涨。能源产品的价格总共上涨了 14%。 反过来,根本原因是多方面的。最重要的是,世界经济好转以及相关的全球能源需求导致国际能源市场价格上涨。2021 年初引入的二氧化碳税也对能源产品的通货膨胀率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除能源价格外,与...

仅仅是通勤还是生产力的损失?

仅仅是通勤还是生产力的损失? 企业如何抵消通勤压力带来的有害影响 2021年6月1日 最近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指出,对于企业员工来说,通勤不仅是工作日中最不愉快的活动之一,而且还会降低他们的工作效率。然而,是否存在潜在的应对机制,员工和雇主可以做些什么来降低这个令人筋疲力尽的环节所带来的危害? 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我们的生活正在逐渐恢复正常。越来越多的公司希望员工每周有几天能回到办公室。因此,员工将不得不再次通勤,从而可能会面临火车晚点或交通拥堵等障碍。一项名为“Stop and Go, Where is My Flow? How and When Daily Aversive Morning Commutes are Negatively Related to Employees’Motivational...

像“成功的精神变态者”一样应对危机?WHU科研团队探究黑暗人格者的取胜之道

像“成功的精神变态者”一样应对危机? WHU科研团队探究黑暗人格者的取胜之道 2020年4月17日 伊隆·马斯克、唐纳德·特朗普、鲍里斯·约翰逊,他们有何共同之处?正如相关的推特文章所示,许多人会在回答中提及他们的极端性格特质。然而,马斯克、特朗普和约翰逊不仅共享这些异于常人的脾性,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是有所成就的:他们设法达到现在的地位并因此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 迄今为止,心理学家和管理学科研者一直在探索“黑暗”人格特质的缺点。这些人格特质,例如精神变态和自恋,通常被认为是负面的。然而,具有黑暗人格的经理人是否会给企业带来益处呢?德国奥托贝森商学院(WHU - 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简称WHU)国际商务和供应管理的讲席教授Lutz Kaufmann以及研究员Stéphane Timmer博士在他们的研究中探讨了这一课题,并把目标对准了管控着脆弱的全球供应链的企业经理人。自恋型领导者的魅力和说服力使他们更容易地推行高难度的改革,特别是当供应链断裂时,比如新冠疫情期间。 Kaufmann教授和Timmer博士的研究显示:呈现 “成功的精神变态” 这一人格特质的采购经理,比如说倾向于反应冲动和惩罚他人的意外行为,可以临时巧妙地管理情绪并与商业伙伴开展合作,并借此来获得战术上更为优势的谈判格局。举例来说,研究人员引用了一个供应商乘机涨价百分之三十的案例。这个案例中的采购经理拥有精神变态的人格特质,他/她一开始想要对供应商采取直接报复,但随即考虑到与该供应商 “合作” 是更为明智的战略选择。Timmer博士解释道:“相较于那些没有黑暗人格特质的同僚,拥有黑暗人格特质的经理人的决定性优势在于,尽管缺乏同理心,他们往往更精于算计和操纵他人。” 该项研究成果刊登于国际顶级学术期刊 “供应链管理“(Journa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以及多本经理人杂志,例如...